開端 | 伯大尼修院 | 納匝肋修院 | 納匝肋印書館 | 抗戰後 | 五十年代
第二屆大公會議 | 七十年代 | 堂區歷史 (1982-1995)



抗戰後一難民城

戰後不久,香港人口隨即回復到戰前的數字一一百六十萬。貿易開始復甦,但復原過程既緩慢又困難。〔伯大尼及納匝肋修院到一九四九年才告重開〕。一九四六年四月,羅馬在中國內地建立教會聖統制;香港代牧區晉升為聖統制主教區。這說明中國教會已在全球教會中達到成熟及獨立的階段。一九四八年十月三十一日,恩理覺主教(BISHOP ENRICO VOLTORTA)晉升為香港新教區的第一任主教。戰爭的創傷仍未復原,居民又要面臨另一厄運。日軍剛撤退,中國大陸又發生內戰,紅軍向南進發,因此又掀起另一股難民潮。共產黨獲得勝利,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毛澤東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又再受到新的侵擊。

一九四九年一月二十五日,露德聖母堂連同其他九間市區教堂正式升為堂區。韓神父繼續留任為本堂司鐸。堂區領洗人數突增。代表堂區歷史中最蓬勃時代的開始。同年末期,新創立的巴黎外方傳教女修會(FOREIGN MISSION SOCIETY OF PARIS)委派三位修女:德修女(SR. M .ELIA)、郎修女(SR. FLORANCE)和都修女(SR. M. MAGDALA)到太古樓,為開辦聖華學校作準備。其他修女也相繼加入行列。在難民流入期間,修女們在堂區獻出一臂之力,她們所辦的學校在開幕時立即得到政府的資助。她們又在未來數年分擔堂區牧民、教理及醫療工作。

戰後的香港,轉變迅速。數以萬計的大陸難民亦蜂湧來港,使以往僅是一個小小的轉口站,驟然變為一個國際聞名的自由貿易港。這些轉變是永久的,是不能撤回的。甚至像太古樓這小村落也因工業社會的出現受到全面的改變。一九五一年,白英奇主教(BISHOP L. BIANCHI)繼恩理覺主教上任香港主教。一九五二年七月五日,白主教委任明之剛神父(FR. RENE CHEVALIER)為露德聖母堂本堂司鐸。成長期間,明神父是韓神父的同鄉。他在未被中國政府驅逐出境前曾在廣州市傳教區服務。他到香港時,年青有魄力,又充滿傳教熱忱。他留任本堂司鐸達十九年,帶領羊群經歷重要的改變。教友很珍惜這段時間,稱之為露德聖母堂的「黃金時代」。他出任本堂司鐸,其中一項最顯著的服務是載送太古樓一位待分娩的教友陳太往鄰近醫院去。她產下一男嬰取名志明。後來,他做了神父。他便是今天教區的陳志明副主教!




 
 
露德聖母堂主頁 Our Lady of Lourders Church H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