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端 | 伯大尼修院 | 納匝肋修院 | 納匝肋印書館 | 抗戰後 | 五十年代
第二屆大公會議 | 七十年代 | 堂區歷史 (1982-1995)



納匝肋印書館

如果以羅神父(FR.JEAN JOSEPH ROUSSEILLE)為納匝肋修院的始創人,那麼滿神父(FR. FRANCOIS MONNIER)便是納匝肋印書館的創辦人。滿神父雖然從未受過訓練又不是專職印刷的工人,他卻是一位機械奇才。他以用手操作的印刷工具創業,又訓練技巧超卓的員工;並親手製造大部份印書館最終採用的七萬印刷字模。

在業務最蓬勃期間,納匝肋印書館超越了創辦人的期望,以二十八種不同文字,包括一些從未用過的文字,每年出版六萬多份刊物。印書館印刷聖經,教理書籍,祈禱文集,多國語言的字典,地理、歷史、社會自然科學書籍,還有地圖,圖表及各類教材... 總括來說,所有傳教士所需的任何資料。

一八八六年,方神父(FR. JOSEPH GAZTELU)在羅神父的特別邀請下來港。其實,他在伯大尼修院休養病癒,已重回四川繼續牧民工作。因此他有機會學到一口流利的漢語,並能以中文寫得一手好文章。到港後,羅神父讓他負責中文稿件在印刷前最後批閱的工作,更委任他為太古樓基督徒團體的主任司鐸。他為教友興建一所小聖堂,又為兒童每天舉行道理班。此外,他還悉心照顧在伯大尼修院的病人。當納匝肋修院重建工程在一八九六年五月完結時,那裡的新聖堂取代了小聖堂。新聖堂在同年十月由香港代牧區第二任代牧和主教(BISHOP PIAZZOLI)〔他替代兩年前逝世的高主教〕祝聖。和主教並把新聖堂定為一個專為薄扶林區教友而設的公開朝拜天主的地方。太古樓基督徒團體也因此在露德聖母蔭庇之下成為一準堂區,以方神父為第一任主任司鐸。

方神父以傳教的熱誠,繼續牧養羊群,直至一九一零年十一月十一日在伯大尼修院逝世,享年五十八歲。他在港及中國大陸服務期間,渡過了一段非常艱辛的日子。他僥倖避過連年鼠疫的侵擾。一八九四年,三千人因鼠疫死亡;一八九六年,四萬人又因鼠疫再蔓延逃離本港。一九零六年的颱風使一萬人,包括聖公會主教,喪生。他又目睹中國長期政變的痛苦:滿清岌岌可危的政府;中日戰爭帶來的恥辱;百日維新的失敗;不平等條約及中國在西方帝國主義壓迫下的讓步。他也目睹南京條約的簽署〔中國把新界及部份九龍半島租借給英國,為期九十九年〕及義和團的興衰。他更目擊在滿洲境內的日俄戰爭及一九零八年慈禧太后的逝世。一九-一年十月十日,在滿清政府被推翻及中華民國建國前數月,方神父逝世。孫中山先生就職第一任總統。在這動盪期間,內地不少國民紛紛逃到香港。

方神父逝世後,和神父(FR. AUGUSTE GAUTHIER)被委任為太古樓的第二位主任司鐸。他是一位經驗豐富的傳教士,自一八九四年,已在廣東省服務。一九-一年,印書館因人手短缺,他被委派到館內擔任會計職務。和神父是傳道會一位著名的漢學家,精通中文,熟悉本地文化與風俗。他尊重個人,無論對政府高官或普通員工,一樣溫文有禮,和藹親切,「博得兒童的愛戴」;「極受羊群的擁護」。他首先選用「露德聖母」寫在堂區領洗登記冊上。

除了悉心照顧教友的靈修生活外,和神父也兼顧他們的物質需要,改善他們的居住環境。更為婦女找工作,使她們一方面可在家中照顧孩子,一方面又能幫補家計。

一九一四年,第一次世界大戰在歐洲爆發,對在港居住的華人影響雖然不大。較為年輕的法藉神父都被徵召回國入伍。一九一七年,和神父亦回到法國。當大戰於一九一八年完結時,和神父回到中國,當時正值共產黨於俄國發起革命及中國軍閥時代的開始,他被派至廣東,負責帶領一群年輕修士進行傳教工作;此群年輕修士正是第一批來華的瑪利諾會修士。在一九二一年,和神父被羅馬委任為DOBERO(又名DOBERUS)的主教和北海首位宗座代牧。五月二十五日,他正式被祝聖為主教。於一九二二年,和神父在主教座堂被祝聖為主教,當時太古樓的教友亦有參與晉牧慶典,一同感恩。一九二五年春,和主教剛從美國回來,忽然在香港染病。五月二十二日,他在納匝肋印書館及太古樓的友人陪同下安然離世。瑪利諾修會主教BISHOP JAMES WALSH 在接到噩訊後說道:「我失去了一位在遠東最偉大的朋友」。殯葬彌撒由香港主教主持,參加者包括政界人士及露德聖母堂的教友。

-九一八年,鮑神父(FR. JOSEPH GRANDPIERRE)繼和神父出任露德聖母堂主任司鐸。他來華服務逾四十年,是納匝肋修院最後八位會士之一。到港之前,他在中越邊界服務多年。那裡地勢崎嶇,生活貧困,疾病四起,常有走私客,海盜,及兩境邊界好戰軍隊出沒。鮑神父在邊界聲譽不錯,使很多山區部落族人皈依天主。他不斷協助居民對抗海盜,反對殺戮女嬰及克服蹂躪該區多年的疫症。最後,他積勞成疾,在一九一零年,受命到香港伯大尼休養。養病期間,他仍致力為傳教會及露德聖母準堂區教友服務。到了一九二五年,他體力實在太虛弱,不能繼續主任司鐸工作。他再活七年,在一九三二年一月廿四日,在伯大尼安然與世長辭;享年七十九歲。

鮑神父任職主任司鐸期間,教友人數增至二百二十位,又有三十二位兒童就讀堂區學校。那時,教友團結一致的精神,使他們能渡過日後艱苦的歲月。這患難與共、與外間隔離的團體,也一同抵禦過外來的煩擾。大戰過後,內地又開始了一個新紀元。民族主義和反殖民地主義的產生,及因當時的五四運動及巴黎和平談判,德國在中國大陸內的地區因此轉割讓給日本,使政局更覺緊張。一九二零年,國際聯盟在歐洲成立。一九二一年,一群知識份子在上海成立中國共產黨,黨員成為癱瘓全市、海員大罷工的活躍份子。上海的動亂蔓延到香港。孫中山先生在一九二五年逝世。海員發起罷工,本地傭工、學生、碼頭裝卸工人、巴士及電車司機、甚至人力車伕也相繼加入。罷工及抵制日本與英國貨使經濟凍結,後需海陸二軍鎮壓。暴力和動盪局面似乎要長期持續下去,但最後平定下來;港人再開始如常生活。

張神父(FR. ANDRE VIGNAL)在海員罷工期間受任接替鮑神父。他成為以後十一年露德聖母堂主任司鐸。張神父起初在西藏傳教,一八九九年抵達西藏時,正直義和團起義,是國人排斥西方、反對宗教最盛時期。他區內大部份基督教會遭搶劫及破壞,四位神父及大批教友因此被屠殺。張神父也差點兒遭殃,僥倖能在深夜逃出,到局勢安定後,才重回西藏。他在一九零七年到納匝肋修院,為印書館工作,後轉到伯大尼修院,擔任會計職務。他回國休假後再回港,開始十一年「不倦及喜樂的服務」,照顧露德聖母堂羊群。他在最後離港時,「名譽出眾,備受一般港人愛戴;他沒留下甚麼,只留下不少朋友。」

張神父出任主任司鐸十一年期間,中國及世界所發生的大事,把未來全面改變。蔣介石帶領國民黨軍隊北伐,希望把中國重新統一。軍隊翌年在上海推翻共產黨發起的革命,在南京定都。法西斯主義在歐洲崛起。義大利政府與教廷訂立脫利籐條約(LATERN TREATY),確定梵帝岡為一獨立國家;美國證券市場崩潰,使全球經濟衰退。一九三一年,香港發起反日暴動;日軍侵佔滿州國,翌年又攻打上海。一九三三年,日軍繼續侵佔中國北方。與此同時,希特勒在德國當權。美國新上任的羅斯福總統為人民推出新政策(THE NEW DEAL)。一年後,一九三四年八月,中國共產黨發起歷史性的向北「長征」,紅軍花了兩年兩個月時間完成,由江西省開始,橫跨黃土高原到達陝西省的六千里「長征」壯舉。巴神父(FR. LOUIS ETIENNE)在這時候到達納匝肋修院。他雖已來華三十三年,大部份時間卻在汕頭市服務。田神父基本上是位教育家,在內地曾為兒童創辦十一所學校及兩所神學院,後者為訓練華籍司鐸。這些貢獻也沒有使他逃過在汕頭市數次被強盜槍傷或差點兒被殺的厄運。他留在納匝肋修院負責堂區工作,直至日軍侵襲香港為止。他逃往柬埔寨,希望能繼續傳教工作。可是抵步時,他立即被逮捕及拘禁在日軍監獄中。抗戰後,他重回納匝肋修院再工作兩年;在一九四七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因病逝世。他這樣便終結了四十七年為中國教會的服務。

一九三五年,差不多在田神父出任太古樓主任司鐸同一時間,北海宗座代牧德主教(BISHOP GUSTAVE DESWAZIERES)出任納匝肋修院院長。他到任後立即開始策劃興建一所新聖堂及學校。那時太古樓村民接近三百人,大部份是兒童。翌年,興建工程展開。這時候,香港雖然還沒有受到中日戰爭的洗禮,卻要面對戰爭帶來的問題,例如糧食不足;難民不斷從邊界湧到等。

一九三七年春季,新校工程首先完竣;同年聖母月五月一日,由香港第四任宗座代牧恩理覺主教(BISHOP ENRICO VOLTORTA)主持祝聖儀式。沙爾德聖保祿女修會三位修女負責管理校務,學生有四十人。愉快的祝聖慶典氣氛剛過去,香港便受到有史以來其中一股最頑劣的颱風所侵襲。沒有人知道有多少市民不幸喪生,估計數目有一萬至一萬五千人。大埔與沙田一帶及香港所有漁船全遭海嘯淹沒。納匝肋修院及新校盡量收容因颱風痛失家園的災民並給他們供應糧食及棲身之所,直至他們能夠重建家園為止。

一九三八年二月十一日是露德聖母堂最具歷史性的日子。在當日主保瞻禮日,德主教在隆重的大禮彌撒中祝聖新聖堂。堂區所有教友及友好與特別嘉賓參加整天的慶典。新聖堂及納匝肋修院的露德聖母巖漸成了全教區日後的聖母朝聖聖地。韓神父(FR. CLEMENT FAVREAU)在這期間出任本堂司鐸;他多智多才,能說四種不同的中國方言。他也曾成為河源,(HEYUAN)市的民族英雄。韓神父在該市居住期間,中國軍隊在該區出沒。出自軍人世家的韓神父,〔他自己亦曾服兵役〕,運用軍事策略,協助市民保衛城市。因此官方稱他為「人民的父母,城市的救星」。一九三五年,韓神父帶著疲倦孱弱的身軀,到達納匝肋修院。他的出現,是教友的幸運,因為在露德聖母堂最困厄及日軍佔港的三年零八個月期間,他擔任了一個很重要的角色。

一九三八年日軍南下,使大批難民從大陸湧到香港。國民黨政府遷都重慶後,使廣州市受到日軍侵襲。天花、腦膜炎和霍亂等疫症在港蔓延,醫院病床又不足應用。一九三九年三月,庇護十二世被選為教宗;七月,納匝肋印書館創辦人滿神父在伯大尼逝世;九月,德國進攻波蘭,隨即引發第二次世界大戰。在英國,邱吉爾出任首相。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八日,日軍偷襲美軍基地珍珠港後,轟炸香港。十二月十八日,天皇軍隊入城;聖誕日,香港向日軍投降。十二月二十六日,日本士兵進入伯人尼修院及納匝肋修院,把年老及體弱的會士趕到一房間去,拒絕給他們食物及食水。到局勢安定後,他們才被轉達到銅鑼灣的聖保祿醫院去。痛苦的考驗自始開始。一九四三年七月納匝肋修院院長衛神父(FR. LEON VIRCONDELET)為對日本官員強佔修院表示嚴重不滿,曾去信日本總督,解釋納匝肋是一所修道院及被迫關閉的印書館是居住附近的天主教家庭主要的經濟來源。他又申述圖書館珍藏的三十五多冊不同文字的書籍,需專人料理。可惜,一切無效。日本總督只准許兩位神父留在伯大尼和納匝肋修院。在戰爭期間,韓神父留在太古樓,竭力照顧和安慰教友及非教友。那正是港人最困難的時期:糧食不足,藥物欠缺,很多居民回鄉暫避,香港人口下降至五十萬。最後聯軍在廣島與長崎投下原子彈。日軍在一九四五年八月十日,無條件投降。戰爭結束,核子時代開始。同年八月,英國軍艦在海軍上將夏愨爵士(SIR CECIL HARCOURT)領導下,駛進域多利亞海港,為英政府取回香港。




 
 
露德聖母堂主頁 Our Lady of Lourders Church Home